北京新聞

新華網北京頻道 > 正文

隆長寺明代彩畫露容

2019-06-18 10:44:02
來源: 北京日報
【字號: 】【打印

  隆長寺大千佛殿五方佛

  大千佛殿明萬歷時期龍紋。大千佛殿內檐表層為乾隆時期的花錦方心雅五墨旋子彩畫,底層為明萬歷時期的龍錦方心墨線大點金碾玉彩畫。曹振偉供圖

  天王殿內檐乾隆時期彩畫。天王殿外檐為乾隆時期的龍錦方心墨線小點金旋子彩畫;內檐表層繪花錦方心雅五墨旋子彩畫,底層繪龍錦方心雅五墨碾玉彩畫。曹振偉供圖

  北平研究院調查人員在隆長寺合影

  隆長寺大悲壇前院

  隆長寺大悲壇

  拆違后的大千佛殿。曹振偉供圖

  大千佛殿前石碑。上有乾隆御筆詩一首:“燕都四百載,梵宇數盈千。自不無頹廢,豈能盡棄捐。間因為葺筑,亦以近街鄽。重見金輪煥,成詩紀歲年。”

  自從北京開展“疏解整治促提升”以來,很多埋沒在城區大雜院中的文物露出了真容。今年4月,位于西四北三條的古剎隆長寺也隨著整治重獲新生,文博愛好者在這里驚喜地發現,古剎中竟然還保留著明萬歷、清乾隆兩朝的彩畫原跡。

  目前北京市內明代彩畫非常稀少,有明代晚期特色的萬歷朝彩畫更是難得一見。如果保護得當,隆長寺現存的明代彩畫遺跡可以為研究明代晚期形制、工藝、顏料等提供重要的參考依據。

  隆長寺始建于明萬歷四十六年,其后近140年未得到大規模修繕,直到清乾隆二十一年重修。

  修繕后的十幾年間,寺廟逐漸入不敷出,靠出租房屋為生。乾隆三十五年(1770年),京城各寺廟出租房屋之事被內務府發現了,乾隆大怒,御筆親批。按照處理辦法,出租外圍房屋者,可通融處理,出租正項殿宇,并污穢作踐者,將被嚴懲。隆長寺只是出租了十間禪房,寺廟住持想必并未被治罪。

  從現狀建筑遺跡看,自乾隆二十一年(1756年)之后至今,寺廟再未進行大修,再無起色,因此建筑內外檐的表層彩畫依然保留著乾隆二十一年時的模樣。

  民國時期,北平研究院曾對北平廟宇詳加調查,隆長寺也做過記錄,還留下很多寶貴照片。1929年,寺廟人口登記時僅有悟修一人,可見已頹廢不堪。

  據北平研究院調查,寺內的大千佛殿設千佛座,甚大,供奉著三大士、十八羅漢、五方佛和二十四諸天;后殿供奉觀音、達摩和千手千眼觀音。如今,銅五方佛移至城南法源寺,其他殿內文物均已無存。

  由于歷史原因,這座寺院一度淪為大雜院,飛檐斗拱的大殿被違建包圍,各種電線在房屋里纏繞。垃圾也隨意堆放,與古樸的寺廟大殿十分不協調。

  4月18日,新街口街道聯合西城區文化和旅游局、新街口房管所,開拆院內違建,同時啟動對隆長寺平房院的整治提升。此次拆違行動持續10天,共拆除自建房90余處、1200平方米。

  騰退后,帝京彩畫調研團隊通過實地考察,發現隆長寺各建筑的內外檐存在大量明、清彩畫原跡。比如,山門外檐還留有清乾隆時期的雅五墨旋子彩畫,部分區域乾隆時期彩畫剝落,露出了底層明代萬歷時期的雅五墨碾玉彩畫。

  經考察,存有清代乾隆時期彩畫原跡的建筑,包括山門、天王殿、大千佛殿、大悲壇、祖堂、大悲壇西配殿。存有明代萬歷時期彩畫原跡的建筑,包括山門、天王殿、大千佛殿。另外,部分建筑的彩畫保存狀況較差,疑似乾隆朝,需要進一步詳勘,如伽藍殿、大悲壇西配殿。

  隆長寺的彩畫遺跡類型豐富、層次分明。眼下的問題是,這些好不容易重見天日的彩畫會不會曇花一現呢?如果按照慣常的修復做法,富有價值的彩畫很有可能被鏟了重新做。

  而從彩畫修復的經驗看,目前最好的方法是保持室內彩畫不動,因為如果按傳統方法除塵,它的材質和工藝就會被損毀。外檐彩畫如實在無法保留,揭取下來作為資料收藏,仍可以達到20%至30%的保留概率。

  近些年,古建筑彩畫修復不再像多年前僅一味的追求修繕見新,而是更加科學慎重。除了修復面積、工藝、材料等方面都經過相關文物部門的嚴格審批之外,部分區甚至對彩畫前期勘察都加入了顯微分析手段,以輔助對彩畫進行科學的價值評估,我們有理由期待隆長寺迎來第二次新生。

  曹振偉/文

 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為北平研究院廟宇調查時所攝,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供圖。

聲明: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,如是轉載內容,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。如發現政治性、事實性、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。

分享到:
( 編輯: 云賽俠 ) 【字號: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31124637991
四川快乐12玩法